【探索絕類】光良專輯上線與發行!
2020-03-21   來源:星娛音樂 XYmusic.com

不是別人眼中的異類 

只做與眾不同的絕類

光良全新大碟〔絕類〕

2020.03.21 星娛音樂XYmusic.com 絕品發行

 

 

何謂〔絕類〕?

 

在學校,在工作環境中,在任何社交場合里……如果你常覺得和周遭世界格格不入,

不要覺得你是那個被排斥在外的異類,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是那個有特別存在意義的絕類。

 

光良新專輯名稱從一首歌名“蕨類”同音延伸成〔絕類〕,直譯的意思為絕種的人類,

光良新專輯取它為名,則是延伸出每個人生在這世上,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獨一無二的個性,

不會有兩種一模一樣的歷程,當人認清這一件事,就能順應自己人生中所有的選擇,

接受每一個選擇后成為的自己,因為唯有接受自己真實的獨特性,

才能去面對生命所有的課題,與它和平共處,比方上一張專輯唱的“孤獨”就是其中之一。

 

希望借由這個專輯名稱,可以鼓勵大家,也讓每個人了解,每一個人存在在這世界上都很重要,

都有他的意義,即便在覺得最孤獨的時候,都要相信自己的獨特,為自己加油。

 

光良在歌壇二十五年,何嘗不是一個絕種的絕類?他在90年代,因為“無印良品”創下第一個高峰,

2001年單飛“第一次個人創作專輯”不僅破除以往的單飛魔咒,屢創銷售佳績,更累積許多大熱金曲,

2005年推出的“童話”更是將他演藝事業推向另一個顛峰,至今“童話”不僅是華語市場全民情歌,

更讓許多非華語國家的歌手爭相翻唱,光良情歌旋風不是童話,絕對是絕類。

 

而光良心里那個與生具來的叛逆因子,也讓他并不安于在市場建構下的游戲規則中繼續自己的演藝事業。

所以他在2010年毅然決然與長久的經紀人成立自己的音樂品牌星娛音樂XYmusic,

底下僅僅5個員工。有員工從畢業進公司什么都初學,到現在一個人幾乎可以處理一家唱片公司大部分的事務,

光良嚴厲的教導和直來直往的個性,常被外界認為“難搞”,

但他卻是把員工作當作家人和朋友般對待,于是從公司成立,至今每個員工都從未離開過公司。

 

一個人數不多的公司,甚至跟隨他近年來發展出極具前瞻性,具簽名功能的app專輯,還獲得專利證書,

加上在精不在多的音樂作品與巡回演唱會。在這個藝人紛紛出走自己成立公司的年代,

光良這十年早已用這些成績證明每個真的有想法,在別人眼中叛逆的人都是可以走出自己精采旅程的絕類。

 

雕塑藝術家-黃韻玲+跨界音樂家-李欣蕓 一人操刀半張

前所未有 華語樂壇兩大經典女性制作人聯手翻新〔絕類〕光良

 

誰能把音樂精靈黃韻玲和跨界才女李欣蕓湊在一起,成為一張專輯的夢幻制作名單?答案就是:光良。

 

繼連續兩張六首歌的迷你專輯“那些未完成的”和“九種使用孤獨的正確方式”后,

光良終于在睽違7年后,再次推出收錄十首歌的完整專輯[絕類]。

不僅如此,新專輯還請到華語音樂圈數一數二的音樂才女黃韻玲和李欣蕓擔任制作人,

一人操刀半張,兩個人聯手翻新與開拓光良的音樂旅程,這名單一攤開,就令所有人對專輯的期待度破表。

 

光良新專輯[絕類]以兩位制作人的合作分成前半段和后半段,

前半段五首歌(反方向,爛天氣,蕨類,雨中的贊美詩,想你了)由欣蕓老師制作,

后半部(1901的上一位房客,失去了哭泣的能力,是我不懂,漸好,里程?旅程)則由小玲老師負責。

 

李欣蕓老師深厚的古典音樂細胞,和無論在電影配樂,流行演奏界,

亦或是多年來少量但精挑細選和流行歌手在制作與編曲上的合作經驗,讓光良覺得是一次充滿意想不到驚喜的過程,

光良認為,欣蕓老師既可以跳脫古典的框架,讓古典的思維在流行音樂的世界做許多出乎意料的發揮,

讓新專輯在前半段有一些非常舞臺劇或電影感般的情緒堆疊,心境和感受性的累積,讓人聽見前所未有的全新光良。

 

其中一首由光良自己譜曲,經紀人孔勝民填詞的“想你了”更是讓欣蕓老師在混音時忍不住感動落淚,

她盛贊光良實在太會寫旋律,更鼓勵他下一張要“全創作”。

 

從前半段感受與心境的鋪陳,轉到后半場制作人音樂精靈黃韻玲出場,從真實生活狀態的情景,

打造無論深刻度與情感面更升級的熟悉光良。

 

光良和黃韻玲,彼此相知超過二十年,可是兩人從來不熟也沒有合作過。首次合作就是半張專輯,

光良說,雖然小玲姐在音樂圈有很多豐功偉業很資深,但在合作時不想帶有任何想像,

把自己當作剛出道的新人,與許多音樂人的偶像合作,

光良說,小玲姐在制作上就像精雕細琢的雕刻藝術家,

她不會第一次就把完整的東西給你,而是在配唱后,

再跟著整體感覺增減編曲的細節,出來的作品也就像是充滿厚度,精準又接近完美的精品。

 

真正合作前,小玲姐對光良的印象是心很細,很有自己主見,想要說的話很多,

有點嚴謹嚴肅又要求完美的人。但在合作過程,光良卻完全打破她的想像。

比方說,光良配唱時,原本小玲姐想在不同軌挑出每一段光良最完美的詮釋,

但光良卻表達自己不太想要修剪太多的段落,即便有一些喉嚨卡卡的聲音,

都是充滿Live的真實生活感,這種打破要求完美既定印象的光良,

讓小玲姐大呼:“原來是我自己比較嚴肅。”兩人快速找到共識,就是要讓每首歌都有保留完整的起伏才是最動人的。

 

小玲老師也試圖在光良本身就夠暖夠有特色的聲音里,讓他付予歌更多的畫面與戲劇感,

所以可能配唱到一半,感覺來了就會突然在歌的前奏多一段口白(漸好),

光良也都能快速駕馭達到制作人的要求。這次破天荒和兩位才女合作,

非但幾乎沒有磨合期,甚至和兩位制作人都出現一天配唱完兩首歌的絕佳默契,

真是絕無僅有相見恨晚的天作之合。

 

 

黃韻玲/李欣蕓/HUSH/韋禮安/法蘭Fran/鄭興/光良

陳鈺羲/黃則翔/孔勝民

七大創作歌手+兩位新銳創作人+貼身經紀人 

絕招盡出 才華大亂斗 十全十美誕生〔絕類〕

 

不知是不是巧合,光良新專輯[絕類]制作與十首歌創作名單一攤開,

竟然包括光良本人有七大創作歌手(黃韻玲,李欣蕓,HUSH,韋禮安,法蘭Fran,鄭興)

讓這張專輯不僅有豐富的音樂性,更充滿濃濃的“星味”。

 

加上兩位新銳創作人陳鈺羲,黃則翔,和光良多年合作經紀人孔勝民的詞(想你了),

形成了十全十美的創作組合,每個人絕招盡出,才華大亂斗,讓歌迷享受在驚喜連連的絕類世界里。

 

 

用大半輩子追逐 生命幾分鐘的領悟

集回憶的里程數 換人生旅程的歸屬

光良_作曲演唱/HUSH_填詞/黃韻玲_制作/張瀚中_編曲

〔絕類〕人生首部曲-“里程.旅程”

用自由的心 擁抱生活每個場景里的遺憾心酸與冷暖

愿終能給這世界輕輕一吻

 

光良〔絕類〕人生首部曲-“里程.旅程”是由光良自己譜曲,HUSH填詞,

音樂精靈黃韻玲制作,充滿自由自在的大格局之作。光良創作的這首曲,

6/8拍中間轉3拍,斷句斷的完全不在制式的拍子上,光拍子都很絕類。

而找來上一張專輯與光良合作“不缺”的HUSH填詞更是天作之合,

當大家收到這首歌詞時,覺得畫面、主題、情感什么都對了,

首次與光良合作的制作人黃韻玲更是表示,當初聽到這旋律就非常喜愛,

但一直苦思該找誰編這首歌,某一刻就突然腦中浮現“阿雞”(編曲人張瀚中外號)名字,

當小玲老師收到阿雞的編曲,她激動的在電腦桌前落淚。

光良說:一直擔心這首歌的拍子很奇怪,不好編曲、制作。

小玲姐第一時間把編曲傳給我,團隊們大家都很興奮,

也完全燃起了對這張新專輯極大的期待與熱情,創造了新專輯最好的開始。

 

“里程.旅程”歌詞,HUSH用累積里程數兌換的概念,

精準比喻人總用很長的時間去頓悟一瞬間人生的體悟。

HUSH將每種情緒當作一個地點,如果常常去造訪它,

總有一天就懂得它與熟悉它,不將它當作是一個困擾,

把它就當作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與它好好共處。于是就有了這一句“原來生命有幾分鐘,

要花大半輩子去追逐”歌詞的主軸。

 

然后有了貼合十足的詞曲作品,在制作人和編曲者如魔術師的巧手下,

更將這首歌變得更遼闊,格局更大。木吉他,手風琴,percussion,

加入弦樂,一切看似簡單的配器卻成為一首令人驚艷的音樂。

制作人黃韻玲表示,這首歌編曲把旋律當作樂器一部分,當光良聲音加入后,

又跟其他樂器合奏,感覺所有的一切都在一起唱這首歌。聽完“里程.旅程”成品,

自然就會掉到另一國度,充滿了滿滿探索,冒險,對于未知明天的好奇感。如歌詞里所說,

無論是陽光曬過的南方海灘,或聽不見文明的北國秘密小屋,當你投入在這首新歌里,

你被挑起的自由自在的心就能帶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而生命里,所有經歷的無論是遺憾、心酸或冷暖,都是別人無法取代的珍貴里程,

兌換成獨屬自己的人生旅程,最終再給這世界輕輕一吻,就是每一個絕類的絕美旅程。

 

身是只能不停前進的過程 心卻還能搭上反方向的列車

“里程.旅程”后的倒轉人生

HUSH_詞曲/李欣蕓_制作 英倫搖滾叛逆風味顛覆情歌王子

〔絕類〕孤獨自愈推薦-反方向

在每個反方向的路途遇見另一個自己 記得問他:你好嗎?

光良:“很多時候心里回頭預設當初另一個選擇的結果,并不是后悔現在的生活,而是在反覆思考后,更能確定現在的樣子是自己要的。”

 

如果說“里程.旅程”是身不停前進所經歷的所有風景與過程累積,

那唯一可以搭上反方向列車,回頭看看過去自己的就是心,

光良全新專輯的第二波推薦曲“反方向”,其實就是“里程.旅程”后的倒轉人生。

 

“反方向”的詞曲皆由“里程.旅程”填詞人HUSH填寫,

制作人則是在上一張專輯首次和光良合作“是不是還少了什么”就合作出驚喜巨大火花的雙金制作人李欣蕓再次擔鋼。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常常在心里想“要是當時做了選擇,會怎么樣”,

那不見得是對此刻當下的后悔,更多是一種懷疑自我,想知道更多自我的過程。

像是其實我可以這樣,也可以那樣,我只是當初做出了一個選擇,“我”本身存在于這些選擇之上,

而HUSH創作的這首“反方向”就是在寫這樣的一種心情,而這樣的心情本身只能在自己心里進行,

是一種無法和別人分享的孤獨。

 

而“反方向”制作人再度與金馬金曲雙金制作人李欣蕓合作,雖然HUSH一開始來的demo只有簡單的鋼琴,

但李欣蕓老師在聽demo時,卻有許多豐富的音樂畫面,最后將這首歌付予光良少見的英倫搖滾風味,

帥氣帶點叛逆的演繹,更是顛覆光良原本的情歌王子形象。制作人李欣蕓說,

這首歌每一個段落都有不同細節與驚喜,像結尾的一段鋼琴solo,

就真的用“反方向”的指法去彈,到時請樂迷去細細品味,而光良的表現也絕對出乎大家意料。

 

如果可以,光良想回到人生的哪一個階段看看自己做出另一個選擇的結果?

光良表示,想回到23歲在決定要不要簽約當歌手的時候,如果當時沒簽約,

設想現在就是一個電腦工程師,過著尋常的上班族生活,甚至也許早已結婚生子。

但他表示,想看看另一個選擇會怎么樣不代表后悔現在的選擇,更多時候反而這些假設的結果,

會讓心里更清楚現在的自己其實就是最好的。

 

如果你目前生活也如這首歌一開始所唱“就這樣了嗎 日復一日活出差不多的他”的那般百無聊賴,

不妨在心里,那個最不被打擾最自由的空間,進行一段反方向之旅,回去看看過去的自己,

問候彼此“你好嗎”,也是某種自省自療自愈的旅程,因為在那里,不需要偽裝,不需要說謊,

可以表達所有反面的立場,雖孤獨但療愈和強壯。

 

寫一首歌 消化自己多年跨不過的悲傷情緒

那些突然從我們身邊帶走至親朋友啊 想你了

光良作曲X孔勝民填詞 制作人李欣蕓混音到落淚

2020由衷思念之歌“想你了”

 

無論誰,面對至親離世的沖擊都是非常巨大的。“想你了”作詞人,

同時也是光良多年經紀人孔勝民面對母親離去,

一直想要去消化自己內心的感受,于是透過創作這首歌曲釋放出來,

也希望大家想念任何摯愛親友的時候,聽這首歌心情會得到抒發。

 

母親已過世三年,孔勝民表示,在這三年間其實都在慢慢整理自己的情緒,

不論是陽臺的一角或散步的小溪旁,腦中都是一點一滴與母親日常生活的片段,

完成這歌詞后,有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當時做了放下一切工作去陪伴媽媽的決定,

也讓他覺得是沒有遺憾的。

 

歌詞中“清晨的蟲鳴沿著溪 漫步在草地”,是陪媽媽經歷過人生最后半年的真實場景,

面對死亡這件事情已經是非常沉重的課題,但又是每個人必須去面對的問題,

所以這首歌想用跟母親日常相處的點滴來敍述想念這件事,

想讓聽眾聽完歌,有釋懷跟放下的感覺。生離死別是每個人必然去面對的,

希望透過這首歌讓大家可以預先提醒自己要及時珍惜所有身邊人事物,

把握當下人生才不會有遺憾。

 

而媽媽離去的那一年,正好也是如同光良家人般的狗狗小high離開的那一年,

除了全程目睹經紀人失去親人過程中的心痛與掙扎,光良同時也在消化自己的悲傷,

歌詞中許多場景與互動也完全符合光良和小high日常的互動,

光良說,他至今還是常逃避在手機滑到小high的照片,想念總是會在某個時刻突如其來的,

所以覺得勝民能寫出這個歌詞,是終于跨出自己心里的一大步,我們都但愿后來想念時,

都是溫暖的回憶,而不是悲傷的情緒。而這首真摯感人的思念之歌,

也讓制作人李欣蕓混音混到想起自己的外婆,而忍不住落下想念的眼淚。

 

HUSH“爛天氣”+鄭興“雨中的贊美詩” 

以天氣入題 探討人性與人生道路的黑暗與光明

 

〔絕類〕專輯中有兩首關于天氣的歌。一首是由HUSH創作的“爛天氣”,

另一首則是鄭興作詞作曲的“雨中的贊美詩”。

 

HUSH當時打開編曲軟體,嘗試新節奏跟新和弦的練習,

就完成了“爛天氣”這首歌。這是一首非常黑特的歌,

光良用了有別與原本創作者那種心里很負能量的詮釋。

 

HUSH是一個非常喜歡下雨的人,創作時在想說為何大家討厭下雨,

如果有一天下雨,那些不愛自己的人跟他們的另外一半淋成落湯雞,想到就覺得很爽,

之所以為什么要感謝爛天氣,就是有這種狹怨報復的心態,那種見不得別人好的心情。

 

“雨中的贊美詩”同樣是用天氣在形容一個人孤獨黑暗時刻的心情-在雨中的一絲絕望,

我們習慣歌頌美好的東西,但當世界真相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該如何面對?

 

每個人在追尋人生的道路上,多少會遇到風浪跟困難,

但這首歌想讓大家去感受到我們在面對不如意或面對黑暗跟風浪的時候,

我們要用什么心態去面對。希望能帶給聽眾溫暖跟慰借,不管在風雨或黑暗中都可以不害怕的前行。

每個人都有信仰,但你在遇到不如意的時刻,都會有一個傾訴、思考疑問的對象。

覺得贊美詩就是在一片汪洋中,當你覺得潛入漫長怎樣都走不到終點的時候,

贊美詩可以帶給你一些光明與力量。

 

而光良也分享自己在年輕時候,也有過見不得別人好

,不希望和自己競爭的人成功的負面心態時候,

但后來他漸漸明白,別人失敗,自己也不見得成功,

就像感情里,你希望那個前女友或前男友跟他的現任情人吵架分手,

但即便他們分手了,你也不會再是他們選擇的對象,冷靜的想通,理性的分析就是給自己最好的贊美詩。

 

法蘭Fran“失去了哭泣的能力”+韋禮安“是我不懂”

和自己對話V.S與別人溝通

 

繼上一張專輯“是不是少了什么”后,

法蘭黛樂團的主唱法蘭Fran在光良新專輯中再次獻出自己的創作“失去了哭泣的能力”。

法蘭表示,這首歌是在深夜寫出來的,覺得在工作或與人相處上,

年紀漸長后會關心更多人事物、在意別人看法,常常不是那么忠于自己的內心,

本著跟自己對話的概念完成了這首歌。而光良即使到了人生目前這個階段,

他坦承并未失去哭泣的能力,只是以前的眼淚常因為委屈而流,

現在的哭泣通常因為感動而哭,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而韋禮安首次與光良合作,交出專輯中最寫實標準式的動人情歌“是我不懂”。

曲中“是我不懂你的幽默”這句歌詞所提到的事情,

很多時候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很感同身受的事情,

通常會覺得很日常的事情(平常不會覺得有什么特別),

但在感情中是有點心酸的感覺,頻率沒辦法對到的時候、

 
 
 
牌九袖箭